首页 >娱乐

我们缴的道路停车费去哪儿了

2018-09-25 10:17:32 | 来源: 娱乐

目前,北京、上海、广州、天津的城市汽车总量已超1200万辆。

汽车停在路边政府划定的车位上,车主每次都要花十几元,甚至几十元。算下来,停车费的总量巨大。

按理说,道路停车位是公共资源,进入财政的停车费应该不少。但新华社走访上述城市发现,车主缴纳的停车费与政府财政所得,存在巨大差额,至少有一半没进入财政,对于进入财政的停车费如何用掉的,相关部门也没公示。

大部分停车费进了停车公司的口袋

车主向停车管理者付出停车费的背后,是停车管理者要取得停车位经营权,并向政府缴纳占道费、经营权使用费。这些费用大多以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名义,终进入政府财政收入。

北京目前正在改革停车特许经营。过去3年,北京一直按2011年制定的办法,经营占道停车位的停车企业,要根据经营停车位数量按下列标准向政府交纳占道费:一类地区每车位每天交35元,二类地区每车位每天交15元,三类地区每车位每天交3.6元。

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底,北京共有110多家正式备案的停车企业,经营着5.8万个路侧占道停车位,其中包括2.1万个一类地区车位,1.7万个二类地区车位和2万个三类地区车位。按照占道费标准计算,北京全市正规停车企业2013年应向政府缴纳近3.9亿元占道费。

实际上,这三类地区管理者向车主的收费标准,却分别为每小时10元、每小时6元和每小时2元。如果每个车位每天8小时都使用,晚间收费忽略不计,保守估计,正规停车企业一年总收费超过10亿元。也就是说,就算是加上停车企业纳税,路边划线停车收入也仅有不到50%进入政府财政收入。

在上海,知情人士说,根据规定,停车企业将收费全部上缴财政,区县财政部门按50%左右比例向停车企业返还。一位经营城市中心区停车场的企业负责人证实,公司每年征收道路停车费大约2000万元,每年政府会向公司返还1000万元左右。这意味着,至少一半的钱没有落入政府口袋。

在广州,进入政府财政的停车费更少。根据广州市物价局公布的信息,2013年取得经营权的单位共向市财政缴纳经营权有偿使用费1346万元

我们缴的道路停车费去哪儿了

,向所属区财政部门缴纳占道费1489万元,总计不到3000万元。

广州市政协委员曹志伟说,广州市交通部门向其答复全市共有约3.5万个占道停车位,对此,他根据每车位每小时8元、每天有10个小时泊车保守测算,全广州车主一年需付停车费约10亿元,这意味着仅有约3%的停车费终收归财政。

目前,天津联华停车公司掌握着城区2.4万个车位。按照天津市国资委对旗下企业要求,它控股51%的联华停车公司,每年应向国资委上交4000万元利润,但自2011年经营以来,联华公司没向上缴一分钱。

为何没进入财政?

道路停车位是公共资源,为何没大部分转化为公共财政收入?发现,不少城市声称停车管理进行市场化改革,实际上,停车位经营却过度 私人化 ,公共资源分配长期 暗箱化 。

天津联华公司49%股份 姓私 ,实际股东中不仅有大量自然人,还出现港资公司。

北京110多家停车企业中有一部分是注册资本过低、办公地点简陋、办公人员极少的微型私人企业,但他们管理着黄金地段的大规模停车位。

比如,北京宣联停车服务有限公司管理着3600多个一类停车位,按照每个车位每天35元标准,一年应向政府缴纳占道费超4000万元,但工商登记资料查询,该公司注册资本仅28万元,股东则是三位自然人。

这些大城市核心城区停车位长期被大企业把持,但他们如何获得经营资格的过程,让人看不懂。比如,2011年,广州市政府对中心城区的占道停车位招标,终电子泊车公司、德生咪表公司从五个竞标者中胜出。然而,根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电子泊车公司与三家未中标公司均有关联关系。而招标方为了顺利招投标,还特意更改了投标者的资质门槛。

在北京,一些停车公司会把路侧停车场承包给停车管理员,有些停车位甚至多次转包。为增加收入,一些管理员会耍一些伎俩,如晚上按白天的价格收费、一个车位停两辆车,甚至在非停车区域收费。一些停车公司为追求利益,还会私划停车区域。

目前,有关部门公布的路侧停车管理中只涉及了价格,车停在路上出了事谁来管,一直没明确,这恰恰成为一些公司的挡箭牌。2009年9月9日,北京一车主发现自己停在小区外停车位上的越野车丢失,因每月向停车公司缴130元停车费,他将停车公司告上法庭。

停车公司认为,路边停车收费收的是占道费,不是管理费,没有管理。终双方以调解收场,谁来负责没有定论。

没有一个城市公布停车费去哪了

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等地采访时,没有一个城市的财政部门公开回应巨额停车费的详细收支。

北京市2011年曾公布,向企业收取的占道费2009年为3372万元,2010年为2110万元,但随后3年,收入没有再公布,而对进入财政的停车费具体使用去向也没有公布;广州市物价局公布,2013年市、区财政停车位经营权收入2835万元,用于市政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市政道路养护维修,但支出细节不详;上海市有关部门说,进入财政的停车费主要用于交通规划、换乘补贴等,但未公布具体使用情况。

曹志伟说,相关政府部门没有公开详细的占道停车经营情况,这让私人变本加厉地蚕食公共停车资源。

不仅收费钱款多少和去向成谜,城市道路划线收费的依据也存在不少疑问。

目前,国内法律中并没有对 城市道路临时停车位 作为财政收入项目进行收费的明确规定。统计发现,各地政府直接收取的停车费或向停车企业收取的经营权费用、占道费,大多以行政事业性收费被列入政府非税财政收入,但却从未被单独公示。

多位律师和车主认为,城市道路作为公共资源,对于临时性停车,在已经收取过包含养护费的燃油税后,却又设置行政事业收费项目,有重复收费嫌疑。




1000℃真空气氛搅拌炉报价
1000kN微机控制电液伺服万能试验机厂
图像分析维氏硬度计价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