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意外的惊喜或许是足球一直以来的魅力

2019-04-10 17:25:26 | 来源: 旅游

衡皇马、巴萨,但如今,南美的足球天才 如梅西、内马尔、迪巴拉、苏亚雷斯等,都已经归入了欧洲的训练体系。与此同时,博斯曼法案出台后,球员的转会权益得到维护,却也加剧了足球大国豪门与小球队的贫富差距,一支俱乐部若无强大的政治家、资本家支持,便再也不能仅仅依靠自家青训维持强势,因为它培养出的青训会被豪门迅速挖掘。于是蜜蜂大厅
,阿贾克斯等球队步步衰落,皇马、巴萨等豪门优势巩固。

2018年夺取欧冠奖杯的皇马阵容

现代足球愈发文明,也愈发贫富分化。

而原本谈足球色变的掌权者,渐渐也默许足球甚至支持足球,除了他们中部分人对足球的喜爱之外,更主要的是:。表面看来,寻衅滋事的足球流氓令人不安,但换个角度想,如果失去这些运动,那些无处宣泄的情绪反而更加暗流汹涌,成为社会稳定的潜在杀手。与其如此,不如借助足球来缓解压抑,也好给底层一个新的希望。

足球为大众提供了一个合法的宣泄渠道,它制造了一个个好莱坞式的剧场,完美地融入资本主义盛景中。

二十世纪后半期,足球的工人阶级气息就已经淡化,商业化的浪潮裹挟了一切,足球彻底成为体育消费行业的一部分,成为市民的休闲选择,大部分人欣然接受这种变化,但是,也有人对此义愤难平,比如书写《足球往事》的文豪爱德华多 加莱亚诺,他认为被资本和消费驯服的足球已经不再是 真正的足球 。

英雄主义越来越难

现代足球正滑向平庸与丑陋。

这是加莱亚诺的看法。在他眼里,20世纪30到50年代的乌拉圭才踢着真正的足球,平等、游戏、自由,绚丽多姿。与之相比,现代足球发展正在愈发 功利化 和 同质化 。加莱亚诺反对足球职业化和商业化,他害怕足球日渐沦为 机械的程式化的商业现象 。

之所以说现代足球会走向 同质化 ,是因为随着整个世界足球的产业体系以欧洲五大联赛为金字塔塔尖,五大联赛豪门掌握竞争力,欧洲大陆足球的风格正在迅速挤占其它国家与民族特色风格的生存空间。

当五大联赛的豪强掌握渥的资金、的训练体系、曝光度的平台,盛产足球 金童 的地区也只能将自己的青训人才交付欧洲。

如Jamie Hamilton所形容: 一身富贵病的欧洲贵族贪得无厌地把一个个控球天才吞进嘴里,他们从全世界罗出身贫寒的年轻球员。豪门球队总是能赢,他们赢啊,赢啊,赢啊,由于实力优势的不断扩大,一路高歌猛进。数千百万计的英镑、欧元、美元,不停地在少数几个银行账户之间不断流动。

而各个国家的教练为了在短时间内出成绩,也势必效仿欧洲人的成功经验。比如2014年离夺冠只有一步之遥的阿根廷,它所倚仗的已不再是什么潘帕斯的华丽舞步,而是时任主帅萨维利亚放下身段的防守反击。那支阿根廷披着潘帕斯的天蓝色球衣,骨子里却是欧陆的实用派提法。

2014年世界杯决赛的阿根廷

当现代足球这块蛋糕越做越大,它的腐败和功利气息正越来越重。

至于加莱亚诺对功利的担忧,其实早就是足球界老生常谈的话题。比如,已被停职的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曾对塔斯社亲口承认,2018年世界杯的主办权在投票进行之前,就已经内定为俄罗斯。在布拉特 落马 的那几年,国际足联、欧足联的丑闻一桩接着一桩,一个比一个丑陋。

而在公认水平的欧洲五大联赛,大俱乐部的成功为弗洛伦蒂诺(皇马主席)这些大资本家赚取大量金钱的同时,也成为他们的政治资本、文化资本,他们的气焰甚至盖过本国的工会和足协主席。世界杯开打前西班牙的换帅闹剧,其实就是西班牙足协与豪门俱乐部控制者多年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若非现任西班牙足协主席卢比亚莱斯是一个激进左翼,恐怕弗洛伦蒂诺与时任西班牙主帅洛佩特吉的胡闹还会被姑息单体液压支柱
。但是,卢比亚莱斯赢了一时,凭他一己之力也无法改变现状,未来的西班牙足坛仍会被资本大鳄把持。这是世界联赛的处境,也是整个现代足球现状的缩影。

如果说南美足球推崇的是浪漫而脾气不定的精灵,欧洲足球所推崇的则是严密理性的执行者

只是在那个加莱亚诺歌颂的年代,南美的足下魔法虽然令艺术家为之倾倒,但也同时充满无序、暴力横行,球员的权益得不到保障,足球场上的战术、纪律也尚处于混沌阶段。欧洲足球能在后来压过了南美足球,靠的不是天赋,而是更科学和现代化的管理体系。,前者的代表如小罗,后者的代表如克罗斯。

德国球员克罗斯

加莱亚诺厌恶功利的足球,但足球打从成为职业运动的那一天起,它的功利色彩早已注入血液中。比起艺术,体育竞技由于肉眼可见的名次差距,生来就有功利的基因,只是商业化程度更高的现代足球,让这种功利变得更加刺眼罢了。而当他呼唤着原始的足球,他可曾知道,原始的足球不是色彩斑斓的蝴蝶,而是千百底层工人的追逐打闹。

见缝插针是一种美,链式防守也是,任何不讲求实效性、不与时俱进的艺术足球,都只是水月镜花。

文学家们提倡 艺术足球 ,他们爱瓜迪奥拉、温格胜过穆里尼奥、西蒙尼,然而,足球如果陷入 唯艺术论 ,何尝不是另一种桎梏。瓜迪奥拉麾下的巴萨之所以缔造辉煌,靠的不只是美妙的传递,还有中前场核心的爆发力、跑动能力和普约尔引领的老辣后防小导管打孔机
。而近五年,巴萨足球之所以衰弱,皇马得以复苏,完全是因为现代足球对球员的运动能力有了更高要求。

进一步说,制约加莱亚诺批判力量的根本问题是 他和他的同伴可以提供批评,却给不出现代足球发展的第二条路。他们能够优雅地唱挽歌,也能够一针见血地指出足球被资本主义驯服的危险,但在批评之外却无能为力。至少到目前为止,以欧洲豪门为中心的商业足球秩序依然牢固不破,由于这座金字塔已经牵涉了太多人的利益,上至大资本家,下至辛苦工作的球员,要撼动它如同天方夜谭。事实上,大部分人内心也并不想撼动它。

曾带领阿根廷登上世界之巅的英雄马拉多纳

现代足球的王座越来越不欢迎草根英雄了。

随着足球世界贫富差距的分化以及技术的进步,现代足球比赛的不确定性已经降低许多。三十年前,欧冠还是屡屡爆冷的温床,三十年后,皇马实现了三连冠;三十年前,马拉多纳可以带领阿根廷问鼎大力神杯,三十年后,欧洲豪门垄断世界杯已长达十二年。所以,中立球迷们才会更期盼草根童话的实现,更愿弱旅阵上的盖世英雄道路漫长。

草根英雄 瓦尔迪

这也就是为什么两年前莱斯特城在英超夺冠轰动足坛。这支球队的首发十一人总身价不如一个梅西、C罗,他们的核心之一瓦尔迪十年前还是一名制造医疗夹板的技工,十年后却成为王权球场当仁不让的英雄。夺冠庆典那一天,瓦尔迪傲立在巡游城市的大巴上,那时,他也许会想起自己每天都要几十次将碳纤维材料托进烤炉的日子。

作者简介:周郎顾曲,一个痴迷足球的文字劳动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