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留学生口述盘点美国留学那些事儿魅

2019-01-30 10:51:03 | 来源: 教育

  留学生口述:盘点美国留学那些事儿

  .h1{

  PAGE-BREAK-AFTER:avoid;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TEXT-ALIGN:justify;LINE-HEIGHT:240%;MARGIN:17pt0cm16.5pt;FONT-SIZE:22pt;FONT-WEIGHT:bold

  }

  .h2{

  PAGE-BREAK-AFTER:avoid;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TEXT-ALIGN:justify;LINE-HEIGHT:173%;MARGIN:13pt0cm;FONT-SIZE:16pt;FONT-WEIGHT:bold

  }

  .h3{

  PAGE-BREAK-AFTER:avoid;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TEXT-ALIGN:justify;LINE-HEIGHT:173%;MARGIN:13pt0cm;FONT-SIZE:16pt;FONT-WEIGHT:bold

  }

  留学,是多少学子一直孜孜以求的梦想。有那么一天,当你终于通过重重考验站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上,陌生的建筑、陌生的语言、陌生的生活习惯,甚至到一个公共都与你习惯了二十几年的使用方法不同。

  这是真正一个人的奋斗

  作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人,雨粟是典型的80后,在美国这个号称发达的国度里经历了黑出租、一个人上美国法庭、也为上学期间的实习工作不断经历面试。谨希望雨粟的经历,能为那些准备踏上留学之路的学子们提供一些帮助。

  作者简介

  雨粟,男,生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自幼喜爱文学历史书法旅游等。在国内获得学士学位后印花机刮刀,赴美国某大学读研。留学期间做过教授助教、学生会联络人等你独自徘徊、左顾右盼、茫然失措工作,业余时间喜结交美国友人,尽量多的了解美国各方面情况。

  我的老黑室友

  刚到学校总有办不完的事情,学籍注册、课程注册、新生培训、宿舍入住等等,使得我没有心力去思考怎样与外国人和谐相处。当我事情办得差不多而感觉已经安顿下来的时候,机会却自己找上门来,那就是我的老黑室友。

  刚来的时候不知道宿舍其实是可以选的,以为学校安排在哪就要在哪里安营扎寨了。我对自己的宿舍倒还满意,宿舍楼有3层,大约60多个房间的样子。同一层住的都是同性,也不像是电影里说的男女可以同层住什么的。每层楼都有一个厕所和浴室,地下室里有洗衣房,小型厨房和学生信箱。说是厨房,只有几个微波炉而已

。洗衣房倒是不错,3个Quarter(25美分,美国常用的硬币)洗一次,因为没有地方晾干衣服,还要再用3个Quarter烘干,都是自助式的机器。

  我的房间是双人宿舍,15平米的样子,有一张只有床垫的单人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橱,和我想象中豪华的美国学生宿舍毫不沾边。对于我的室友,从搬进宿舍的那天起我就很是期待。

  开课的前两天,一个黝黑的大汉来敲我的宿舍门,很黑的那种。他接近一米九的身高,膀大腰圆脖子粗,站在我的面前像堵墙一样。他开口说话却并不显得那么粗犷,声音小小的,听上去咕噜咕噜的。这也是我现实中次和黑人说话,他们的发音和语法确实让我不太适应,理解起来颇为费力。好容易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说自己想住这栋宿舍,但是别的房间人都满了,问我能不能接受他做室友。这个问题也让我很惊奇,我要是不希望他住进来难道还能拦得住不成?我赶紧说欢迎,他说了句谢谢就回身出去了。

  过了一会他搬着很多行李回来了,还带着他的女朋友,也是个黑人。然后他又回去继续搬行李,留下女朋友帮他收拾。他女朋友人很友善热情,主动和我攀谈起来,她的口语标准了很多,我很容易理解。她说自己已经本科毕业了,想要复习读研,时间不紧会经常过来,又说自己男朋友很邋遢,没有她就没人收拾什么的。她在房间里收拾着,室友就来来回回的往宿舍搬东西,沙发、小型冰箱、电视这些在中国宿舍很罕见的东西都堆在了宿舍他那半边,相比起来我这半边就显得空旷了许多。

  当天晚上他女朋友就也在我们房间下榻了,说实话,感觉有点怪,这还是我次和陌生女人在一间屋里睡觉。同时我也替他们的小床捏了一把汗,我室友自己就把那个1米宽的小单人床占满了,他女朋友也不瘦,只能侧着身子睡,被紧紧的挤着贴在墙上。他们时不时的有点亲昵举动,也很大方的说着些我似懂非懂的情话,似乎他们并不尴尬,倒是弄得我很不自然。如果这也算中西方文化差异的一部分的话,我就是被他们强迫着接受了下这方面的教育。他们在床上看电视到1点多就睡了,除了我室10升尿素桶友呼噜声山响之外,一夜倒也相安无事。后来室友的女朋友每逢周末都会过来,帮他收拾房间、换洗衣物,我也会时不时的和他们聊聊天,关系还算融洽。

  为了让自己能多了解美国这个多种族的国家,我决定和室友进行一些交流。但是我的室友是个十足的宅男,除了上课和上班就是在宿舍里听黑人的绕口音乐。听到兴奋了他还会把音量调大,站到窗户前“翩翩起舞”。说实话他的舞姿我可不敢恭维,就是拍打身体的部位和跺脚,不过倒是挺有节奏。有时候凌晨一两点钟他也会跳,跺得地板“咚咚”直响,很陶醉的样子。还好我是那种睡为爱人无条件地付出一切觉沾枕头就着的人,对我影响也不算太大。他也不像电视里塑造的那些黑人同胞们那么活泼,通常是我问他一句他就回答一句,含糊不清的弄得我也不好再找话题了。于是我就希望和他能多点户外活动的交流,比如一起去健身房锻炼,可是他又在那里工作,按照他的说法健身房已经是乏味的地方了。同时我又不敢和他去那些所谓的派对,因为好像美国的大学生们也不都是好孩子。

  就这样住了半个学期,我已经对美国各方面都比较了解了,就决定搬去校外独自租房。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经济,不知道是为了鼓励学生独立还是学校宿舍不足,住宿舍的价格大约是住校外价格的3倍左右。我一个月交给学校约1300块,想找个交通便利而又朴素干净的房间只需要400块,即使算上车费我一年下来也能省几千了。所以我决定搬家。

  要跟室友说我下学期要搬出学校的决定,还真让我动了番脑子,因为我过去的美害怕让他觉得我是因为不喜欢和他住才搬的(虽然也有部分原因)。当我提出下学期我要搬家,正要以经济因素支持我的理由时,他倒是显得很高兴,马上笑着说自己的朋友就可以搬进来和他住了。反而弄得我很尴尬,感觉自己做了什么他不喜欢的事情一样。其实老美就是这样,很率直,并不会过多的去想为什么,也不会去评价你的决定,只是单纯的根据情况做出自己的决定而已。

  搬出来之前还送了他一个从中国带过来的孔子头像书签,他倒是很高兴,却说没什么送给我。等我搬出去的第三天又回到宿舍想确认下自己的东西有没有清理干净布艺壁灯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把我的床和他的并在了一起,美美的和女朋友睡在这张“组合双人床”上看电视了。

  现在想想,当时我对他有些接受不了,他又何尝不是对我的一些在我们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看不惯呢。虽然这半年和我的老黑室友相处下来,并没有增加多少与外国人相处交流的经验,却让我更加熟悉了美国这个多民族的国家的冰山又一角。

东莞足球门足球网厂家
青海办公用品胶带报价
银镶翡翠

猜你喜欢